世子很凶

第十九章 许家的传统

    第十九章 许家的传统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陈夫人早。”

    “早。”

    “陈夫人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时分,晨曦刚刚洒下。

    陈思凝早早起床,手里拿着两条小蛇,准备去花园里晒晒,顺便熟悉一下陌生的婚后生活。

    途径游廊,迎面走来许多丫鬟,见面皆是颔首行礼,但眉宇之间却带着古怪笑意,走出不远后,还低声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陈思凝心里打鼓,手儿托着两条小蛇,强自镇定做出平淡模样,走到花园,瞧见夜莺在晨练,她连忙快步走到跟前:

    “夜莺?”

    夜莺认真耍着太极剑,小麻雀蹲在花坛边上,和老师傅似得旁观。听闻呼喊声,夜莺收剑而立,颔首一礼:

    “思凝姐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陈思凝把两条小蛇,挂在桃树的枝丫上,又把小麻雀抱起来摸了摸,眼神稍显飘忽:

    “夜莺,你家公子起床没有?”

    夜莺是贴身丫鬟,自然晓得许不令的动向,她摇头道:

    “昨晚公子和玖玖、满枝在一起,也不知道闹到了几更天,应当还没起来。”

    陈思凝微微一愣,稍微回味了下,才略显惊讶地道:

    “两个人一起?满枝才进门,玩这么野?”

    夜莺都见惯了,对这种事儿自是丝毫不稀奇: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比不上思凝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陈思凝表情一僵,撸着依依的脑袋,做出不解模样: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什么意思?我……我哪里野了?”

    夜莺脸色平淡,就和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儿似得:

    “床都塌了,还不野?我本以为玉合姐一个人把船干翻已经很夸张了……诶!思凝姐?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陈思凝便脸色涨红,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花园,独留两条傻乎乎的小蛇,挂在桃枝上左右摇摆,不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夜莺微微摊开手,继续练起了自己的太极剑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,后宅的姑娘们陆续起床,因为萧绮决定尽快启程,追上大将军杨尊义的推进步伐,丫环们已经在收拾起物件。

    陈思凝回到后宅,直接就躲回了房间里,面红耳赤,哪里好意思再见人。

    洞房花烛夜把床玩塌,还不得被笑话一辈子?

    陈思凝在屋里来回踱步,自幼学习办案性格十分理性,知道遭遇这种窘境,光躲着没用,必须得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可这怎么解决?

    总不能离家出走回娘家躲着……

    陈思凝没用半点头绪,心中窘迫愈盛,都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
    思索了不知多久,陈思凝还没想好怎么出去见人,房间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陈思凝心中一紧,连忙做出云淡风轻的模样,走出房门看了眼。

    院落门廊处,一袭红火春裙的萧湘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春日暖阳之下,萧湘儿步伐摇曳生姿,却又不失该有的端庄仪态,熟透了的身段儿,既有花信美妇的风韵,又不缺青涩美人的灵动,以至于第一眼望去,让人连年纪都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萧湘儿出身门阀,又在宫里待了多年,对外在气质的把控可谓精细到每一根头发,后宅之中论女人味,无人能出其右,所到之处百花失色,也就仗着异域优势的楚楚,能在面前跳一下。

    陈思凝哪怕是女人,心中同样惊艳,她出身皇族容貌同样不俗,但站在湘儿面前,气场无形中就被压死了,感觉自己和没长开的小丫头似得。

    见萧湘儿忽然过来,陈思凝连忙走出门,含笑道:

    “舅奶奶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湘儿手里拿着雕花木箱,闻言笑盈盈的表情一僵,回头看了看,见小婉不在,才含笑打趣道:

    “什么舅奶奶,叫的我和老妖婆似得,都进门了,要叫湘儿姐。”

    陈思凝对于萧湘儿这种反应,倒是明白缘由。

    崔小婉自从和许不令修成正果,以前孤僻的性格慢慢发生了转变。起初大家还挺欣慰,但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崔小婉天生心思澄澈,基本上没人能在她面前说谎,而且又白又虎,性格坦荡、从不害羞扭捏,想说什么说什么,想做什么做什么,如今外向起来,后果相当恐怖。

    就比如萧湘儿,她一有歪心思,崔小婉就看出来了,然后就是:

    “母后,你又馋了?”

    萧湘儿能怎么办?说不馋肯定虚伪;说馋,宅子里哪个姑娘每天不馋几次?

    这些都是埋在心底的小想法,过一会就心思就压下去了,次次被小婉点出来,谁受得了。

    以前小婉性子孤僻,不喜欢和其他人聊天还好,如今见人就能说两句,硬把后宅的姑娘们搞得怕怕的,遇见小婉都先默念“冷静点冷静点,别瞎想”,几个小姑娘更是见面躲着走,生怕被小婉逮住,以至于小婉渐渐都有了‘后宅一霸’的趋势。

    眼见崔小婉没跟着过来,陈思凝稍微放松了些,走到萧湘儿近前,微微一礼:

    “湘儿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萧湘儿拿着雕花木箱,抬步走进屋里,在软榻坐下,抬手拍了拍身边的座位:

    “你刚进门,我这当姐姐的,自是得过来探望一下,刚好前些日子给你做了些东西,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陈思凝在湘儿身边坐下,看了看做工极为精巧的小木箱: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,我都还没去拜会姐姐,你倒是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都是一家人,不说这些见外的。”

    萧湘儿把木盒箱打开,从里面取出蓝白相间的狐狸尾巴,还有蓝底白花的银铃铛,放在陈思凝的手里,含笑道:

    “知道你喜欢蓝色和白色,怎么样,满意吗?”

    陈思凝拿起尾巴和铃铛看了看,虽然不明用途,还是认真点头:

    “湘儿姐真是心灵手巧。以前听相公说起过,咱家有这个传统,不过……不过这个是做什么用的?摆件儿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插件儿。”

    萧湘儿眉眼弯弯,如同人畜无害的大姐姐:

    “许家的传统,你得去问许不令才是,下次你们圆房的时候,你把这个拿出来,他自然就会教你怎么用了。不过你也悠着点,第一次就把床铺弄塌,以后还得了?”

    !!

    陈思凝表情猛地一僵,连忙讪讪笑了下: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谢谢湘儿姐。”

    她把东西收好放进小木箱,转念一想,倒是灵机一动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对了,湘儿姐,咱家晚上的时候,就是和相公一起……是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萧湘儿眨了眨眼睛,倒也没有扭捏:

    “以前红鸾安排过,轮着来,约莫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