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很凶

第十七章 通江河谷

    第十七章 通江河谷 (第1/3页)

    巢湖畔,手持折扇的南北书生,立在甲板游廊之上,对着满湖春景谈笑,但目光大半流连在远处满载女眷的船只上。

    对面也不乏举着纸伞的千金小姐,假借欣赏美景,大眼睛偷偷摸摸在船上转悠,看着早已暗定终身的意中人。

    许不令手持折扇,带着松玉芙走上画舫,并没有往人多的地方挤,而是来到了船楼侧面的廊道中,从窗口看着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厅里数十个书生郎,分成几波围聚,中间摆着书案,上面也坐了几个萧陆两家的长辈,拿着诗稿仔细品鉴。

    松玉芙躲在许不令的身后,兴致勃勃打量片刻,目光又放在了许不令的玉骨折扇上:

    “相公,这扇子你从哪儿找的?正面‘我是好人’,背面‘为所欲为’,好生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护卫在湖边随手买的,看起来还是件儿古玩,可能是前朝某个浪荡子随手写的吧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低头看了眼折扇,目光又放到了大厅里。

    随着重要人物到齐后,几艘船也相继离开湖岸,开始游湖。这艘画舫是文人包下的,和世家聚会的并非一波,彼此没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画舫大厅里,除开登台作赋的才子,周围也围满了庐州当地过来看热闹的书生小姐。

    许不令昨天婚宴,加上江南局势趋于稳定,这些个书生显然是想拍马屁,都在作贺词,要么恭喜肃王世子新婚燕尔,要么赞颂西凉军军威、庆祝江南收复在即,拐弯抹角的马屁诗,听得许不令都有点脸红。

    松玉芙眼巴巴瞅了小半个时辰,只觉全是糟粕,和许不令那些诗词云泥之别,渐渐就没了兴趣,目光又在人群中徘徊,看了几眼后,忽然指向一处:

    “相公,萧庭好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顺着手指望去,却见一袭书生袍的萧庭,手持折扇坐在大厅角落的椅子上,旁边还坐了个穿着襦裙的小姑娘,两人偏着头窃窃私语,光看模样就知道在吹牛。

    许不令皱了皱眉,他还以为萧庭在那边的大船上结交各大家主,没想到竟然翘班跑了这边混迹,身边还带着个十二三的小丫头,这也下得去手?

    许不令作为姑父,见状肯定不能不管,当下带着松玉芙,从船楼外绕道,偷偷摸摸地来到了大厅角落的窗口偷听。

    松玉芙来到窗外后,就把耳朵贴在窗户上。许不令则挡住小媳妇,手持玉骨折扇做出看风景的架势,也在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窗户里,萧庭贼兮兮的小声嘀咕很明显:

    “……丫头,以前来过诗会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以前在岳阳的时候,在岸上瞧见过,好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当年在长安城的时候,叔叔可是各大诗会的常客,管他王侯将相、才子佳人,见了叔叔都得叫一声‘萧大才子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上去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松玉芙听到这里,回头凑到许不令耳边,小声道:

    “萧庭来的太仓促,肯定忘记买诗了,哪里敢上去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点头笑了下,此时才发现,坐在萧庭跟前的是孟花的闺女,而萧庭憋了片刻后,声音继续传来:

    “晚上回去后,你娘要是问你去哪儿了,你就说叔叔带你参加诗会,叔叔在诗会上力压群雄、无人能挡,好多人都惊为天人,还有不少小姐晕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连台子都不敢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不能这么说啊。这么说,你娘以后就不让叔叔带你出来见世面了,不带你出来,叔叔怎么去你家找你娘学武艺?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学武艺吗?天天被我娘用扫把打出门,还骂你要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偷听的松玉芙猛的瞪大眸子,回首道:

    “我的天啦!萧庭怎么比相公都……哎哟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在松玉芙臀儿上拧了下,继续聆听。

    “……刚开始学武嘛。你只要好好听话,等你再长大几岁,叔叔就给你做主,把你许给许不令那王八蛋,我可是许不令叔……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许不令轻笑的表情一顿,继而面色微沉,抬手在窗户上敲了下: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

    萧庭贼兮兮的表情猛地僵住,连忙坐直身体,摆出家主风范,回头看了眼,发现是许不令后,又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恼火道:

    “你这厮怎么神出鬼没的?差点把我吓死,我还以为姑姑过来抓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松玉芙从窗口探出头来,蹙眉道:“萧庭,你在教人家小姑娘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    萧庭可半点不怕许不令,摆了摆手:“一边去,没看我正忙着?我姑在那边,你们找她去……咦?”

    萧庭转身指向窗户外面,外面的湖面上却空空如也,奇怪道:

    “船呢?”

    松玉芙无奈道:“船都开始游湖了,你以为还在湖边停着?刻舟求剑的典故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许不令本来也想取笑两句,可顺着萧庭目光回头一看,眉头也是一皱。

    船呢?

    只见春日下的湖面上,十几艘游船在各处徘徊,却没有那两艘游船的影子。

    许不令眯眼仔细寻找,才发现数里开外,那艘女眷乘坐的游船,已经驶到了裕溪河口,成了一个小点,而载有各大门阀家主的楼船,可能已经入了裕溪河,直接看不到踪迹了。

    裕溪河是巢湖通江河道,河水湍急,周边也没啥景色,根本不是踏春赏景的地方。

    许不令蹙眉思索了下,回头道:“萧庭,游船准备去什么地方游玩?”

    聚会有牵头的人,萧庭也是受邀的,他站起身来在窗口看了看,摇头道:

    “不晓得,苏州钱家牵的头,我还以为就在湖面上转两圈儿,看这模样,他们还准备直接下金陵不成?”

    松玉芙想了想:“昨天大婚,大部分人也是近两天才赶到,今日聚会是临时起意,会不会是安排得太仓促,没仔细规划?”

    许不令心中感觉不对,抬手指向庐州方向的数百艘战船:

    “巢湖驻扎着西凉军,在这里游湖很安全,装着那么多大人物,钱家再仓促,也不可能冒险往巢湖外面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