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很凶

第十六章 同游巢湖

    第十六章 同游巢湖 (第1/3页)

    旭日东升。

    宁清夜在自个房间里吃完早饭,换上平日里的装束,走出了院落。

    昨晚才洞房,作为新娘子其实该去给公婆、姐姐们敬茶什么的,但肃王许悠不在庐州,一家人又一起在楼船上呆了一两年,彼此早已经熟悉,这些繁琐礼节自然就免去了。

    宁清夜走过小道,本想直接去找满枝,结果走到半路的时候,瞧见陈思凝的院子外,崔小婉持着根随手折下的小木棍,站在门口认真道:

    “不许挡路呀,我在桃花谷打不少蛇,比你们加起来长的都有……”

    门口处,依旧在当门神的两条小蛇,瞧见崔小婉没拿钉子,自然不肯放行。

    而院落之中,陈思凝的声音也很快传来:

    “舅娘,你等一会儿,我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崔小婉听闻这话,又冲着院子里道:

    “思凝,你在做什么呢?是不是被许不令弄的起不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的,我进来看看,你把这两条小破蛇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,舅娘,我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清夜知道许不令腰闪了的事儿,自是猜到陈思凝在处理案发现场,旁观两眼后,没有去打扰,直接翻过院墙,来到了祝满枝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大亮,但祝满枝和萧湘儿一样,习惯睡到日上三竿,此时自然没起来。

    宁清夜熟门熟路,也没打招呼,直接推门走进房间里。

    床榻之间,祝满枝依旧在睡觉觉,不过姿势已经从抱着铺盖卷侧躺,变成了四仰八叉的大字型,仅仅在肚子上盖着春被。昨晚刚洞房,许不令只管脱不管穿,满枝身上自是什么也没有,两只白花花的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宁清夜眨了眨眼睛,低头对比了下后,微微挺了挺,才走到床榻旁坐下,伸手摇了摇团子。

    “呜~”

    祝满枝微微抖了下,推开手掌,把被褥拉起来遮挡在身上,翻身面向了里侧,含含糊糊道:

    “许公子,你怎么还没去老陈哪儿,天都亮了,小宁肯定急死了……阿芙刚才好像来过,还问你猛不猛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宁清夜翻了个白眼,作为义结金兰的姐妹,她自是不客气,抬手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脆响在房间里响起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祝满枝一个激灵,唰的翻起来,茫然左右查看,发现宁清夜坐在旁边,正想凶两句,忽然又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,脸色瞬间涨红,连忙用春被抱着自己,羞恼道:

    “小宁,你做什么呀?不好好在自己屋里待着,跑这儿来作甚?”

    宁清夜站起身,把放在托盘里的裙子丢给祝满枝,平淡道:

    “怕你被许不令弄死,过来探望一下也不行?”

    祝满枝刚刚告别十多年的少女生涯,对于这些婚后的调笑言语,还有点吃不消,皱着眉道:

    “小宁,你瞎说什么呀,相公可温柔了。”

    宁清夜微微眯眼:“叫相公叫的真顺口,改口挺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祝满枝聊了两句,也彻底清醒了,三两下把衣服穿好,出去洗漱过后,又让清夜帮忙盘好了头发。

    宁清夜过来,是因为一个人无聊想找满枝瞎扯,但满枝在屋里可待不住,收拾好后,便准备往陈思凝哪里跑,看看好姐妹被折腾成啥样了。

    只是,宁清夜晓得陈思凝现在正被崔大魔王折磨,不想让陈思凝太为难,拦住了满枝:

    “别过去了,许不令昨晚把床弄塌了,思凝现在正在修床呢。”

    “床塌了?”

    祝满枝眼神微惊,错愕道:“我的天啦!没想到啊没想到,老陈竟然这么猛……那更得过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宁清夜连忙把祝满枝提溜回来,蹙眉道:

    “思凝才刚进门,又不是师父她们,一个比一个野,你跑过去再笑话两句,她非得羞的离家出走不可,到时候看许不令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祝满枝觉得也是,便压下了过去看笑话的念头:“我知道轻重,不过去就是了。走,找我娘去,我娘做饭可好吃了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宁清夜犹豫了下,本想说新媳妇三天后才回门,不过许家好像也没这么大规矩,在宅子里也没事儿,便跟着满枝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后宅里的姑娘,除开萧湘儿都已经起了床,陆红鸾怀胎近五月,住在最后面的宅子静养,宁玉合和钟离玖玖在旁陪着,钟离楚楚则在旁边给师父搭手配制药材。

    祝满枝本来准备把楚楚叫上,可瞧见楚楚在忙着,也没去打扰,和宁清夜一起走出帅府,来到距离不远的一处民宅内。

    剑圣祝六名头本来就大,女儿又嫁给了肃王世子,想要拜会攀交情的黑白两道人物不在少数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