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很凶

第十五章 新婚燕尔

    第十五章 新婚燕尔 (第1/3页)

    东方发白,晨光洒在百花绽放的府邸中,幽然花香,唤醒了早起的鸟儿,站在树杈之间,看着后宅里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月奴和巧娥,端着洗漱用具,走向陆红鸾的院落,途径游廊,目光瞄向贴着喜字的房间,小声窃窃私语:

    “月奴,小王爷昨晚上串了几家门啊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作甚?我又没跟在小王爷后面帮忙推……推那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唉~我想帮小王爷推,还没机会呢。我家小姐每天过子时才睡觉,昨晚拉着崔皇后又聊了半晚上,说什么‘祖孙三代大被同眠’之类的,我还旁敲侧击搭腔了几句,崔皇后都看出我意思了,我家小姐硬是没听懂……”

    月奴风韵双眸斜了一眼:“你光在我面前念叨有什么用?有本事去学夜莺啊,逮着机会就往小王爷被窝里一钻,小王爷还能把你踢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是小姐的丫环,和夜莺能一样吗?再说你怎么不去钻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急,夫人说了,等这阵儿忙完就给我安排,运气好我还能当夫人娃儿的奶娘。”

    “唉~,真羡慕,我家小姐光顾着当宝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间,游廊的对面,早起的松玉芙迎面而来,手里还拿着记事的小本本,当是去萧绮的书房上班。

    两个大丫鬟瞧见松玉芙,连忙停下不正经的闲谈,微微颔首道:

    “松夫人早。”

    “月奴早,巧娥早。”

    松玉芙穿着暖黄色的襦裙,哪怕嫁入许家一年多,已经有了贵夫人的仪态,身上的书卷气依旧还在,代人亲和很有礼数,面对巧娥和月奴,也颔首回了一礼,然后道:

    “绮绮姐起床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起来,正在洗漱。昨天刚刚大婚,小王爷说都休息一天,松夫人不用这么早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松玉芙听见这个,便打消了去书房办公的想法,待巧娥和月奴离开后,转身走回院子。

    只是松玉芙还没回到自己的房间,就瞧见她的傻丫鬟豆豆走了出来,瞧见她去而复返后,愣在了原地: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又跑回来了?忘拿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今天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松玉芙走到跟前,本想和豆豆一起回去,抬眼却见豆豆手里攥着几根钉子。她疑惑道:

    “你拿钉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豆豆低头看了看,也有些疑惑的道:

    “方才去厨房打热水,路过陈姑娘院子的时候,陈姑娘让我帮忙找几根钉子,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松玉芙闻言释然。寨子里几个出生江湖的姑娘,都不喜欢让丫鬟伺候,陈思凝有自己的嬷嬷,以后会过来,也没让安排丫鬟,有什么琐碎小事,都是让其他丫鬟搭个手。

    松玉芙想了下,反正早上也没事,陈思凝刚刚进门,她这当姐姐的过去探望下也理所当然,便把豆豆手里的钉子拿了过来,转身走向了宅院深处。

    豆豆瞧着小姐离去,欲言又止,等松玉芙走远了,才缩了缩脖子,小声嘀咕了句:

    “陈姑娘让我别告诉外人……小姐好像也不是外人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玉芙拿着几根钉子,走过院落间的小道,途径宁清夜的院子是,从门口瞄了眼。

    院落之中,宁清夜刚刚起床,还穿着红色裙装,坐在窗口的妆台旁盘头发,回头说着:

    “许不令,你快点起来,待会丫鬟过来叫我们吃早饭,你还赖在我屋里没起来的话,宅子里的人怎么看我?”

    “唉,昨晚上把腰闪了,我再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玉芙脸儿不易察觉的红了下,暗暗念叨一句“清夜玩的真野”后,便轻手轻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为了不互相影响,三间婚房并非连在一起,中间还隔着几栋房舍。

    松玉芙来到陈思凝的院子外,里面传出些许‘砰砰—’的轻响,好像是在移动木制家具。

    院落的门口处,两条小蛇认认真真的站在左右两侧当门神,一副‘闲人莫入’的架势。

    松玉芙出身书香门第,还挺怕蛇的,虽然知道两条小蛇不咬人,还是停住了脚步,有点犹豫要不要叫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两条小蛇,瞧见松玉芙手上的钉子后,似是想起了主子的吩咐,左右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松玉芙稍显疑惑,见此也没再开口,抬步进入了院子,转眼看向东侧婚房。

    婚房的门窗都开着,陈思凝换好了衣裳,头发却披散在背上没盘起,看情况刚起身还未洗漱。

    昨晚刚刚破身,陈思凝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区别,但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水润红晕,本就迷离的桃花眼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多了些似有似无的媚态。

    此时陈思凝,正推着一张绣床,来到房间里的空旷处。

    宅子再大,女儿家寝居的闺房都是比较秀气的,家具再加上成婚时的各种摆设,已经不剩下多少空间。

    而陈思凝的绣床,肯定不是寻常小百姓的木板床,红木制成的八柱架子床,上有顶架,雕着瑞兽装饰,木柱之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