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很凶

第一章 不令而行

    第一章 不令而行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今天,爷给你们讲讲肃王世子许不令,欺男霸女、逼良为妻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大玥昭鸿十年的冬至,长安城迎来了一场小雪。坊市角楼附近,勾栏赌坊接连成片,泼皮闲汉围在茶摊上,脚下放着火盆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口吐莲花,讲着一场发生在边关的稀罕事儿:

    “上回书说道,我朝肃王嫡长子许不令,携一马一槊,孤身入漠北,斩首破百无伤而还,被边军将领称之为‘小阎王’,你们猜猜,许世子那年多大?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事儿,我们这小老百姓咋晓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说快说……”

    一帮子听众焦急催促,显然在等‘欺男霸女’的正戏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卖了个关子,才兴致勃勃开口:

    “许世子单枪匹马挑着贼将人头归来那天,刚满十六!”

    “十六岁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皆是不信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大冬天摇着折扇,优哉游哉的道:

    “此事当时可是震动朝堂,连圣上都被惊动。百官皆称许世子是将门虎子,青出于蓝,假以时日,其功业不下于开国王许烈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大将军都异姓王啦,许世子比许大将军还厉害,该封啥官?”

    “比亲王大一级,自然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脸色一僵,连忙抬手压下聒噪:“别瞎接话,想死啊?……俗言道‘木秀于林、风必摧之’……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口若悬河,茶客听的津津有味,这场面在长安城的市井之间并不少见。

    便在众人渐入佳境之际,一阵喧哗声忽然从街道上响起: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茶摊中的客人转眼瞧去,却是一个带着雁翎刀的女捕快,被十几个泼皮提着棍棒追打。

    长安城市井间虽然龙蛇混杂,殴打官差的事儿却不常见,引起不少人探头观望。

    很快,三个御林军跑过来,为首的是个小统领,离得老远便朗声道:

    “京师重地严禁私斗,何人在此放肆?”

    女捕快浑身狼狈:“大人,他们竟敢当街殴打官差,这家酒楼必然藏了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统领并没有跑去质问打手,而是冷眼望向女捕快:“这不是你管的地方,若再无事生非,休怪本官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典型的拉偏架,围观百姓连连摇头,大业坊赌坊勾栏背后都有靠山,这小捕快显然新来的。

    女捕快满眼错愕:“殴打官差视而不见,明知酒楼中有古怪,走到门口都不去查,莫非大人与这酒楼的掌柜有交情不成?”

    统领脸色阴沉:“给我拿下,让他们主官来领人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三句话不对付,御林军便拿着脚链便上前拿人。

    女捕快气的脸色铁青:“你敢,我是缉侦司的人,你凭什么抓我?”

    说着抽刀立与身前摆出了架势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暗道不妙,常言官大一级压死人,这捕快肯定是新来的雏鸟,在别人地头哪有动刀子的道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统领见女捕快还敢反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